胡念

佛系文手

感谢粉着我的小可爱(๑• . •๑)

【all叶】瞎几把脑洞+一点片段(顺带诈尸)

上课时突然想到的脑洞

想写台风叶。嗯,就是那个自然灾害台风





全都是扯淡

风的形成,便是空气与空气之间的摩擦。

空气会散漫的走着。也会被太阳的炙热打败,一动不动。当然,也会为了一个人而急冲冲的卷起大风。

当一群名为叶吹的有组织有纪律的团体汇聚在一起,有会是怎样一番情景?







“哎呀你挤到我!”

“你们别挤过来呀!”

“我们到哪儿了?”

“团长我们什么时候才能见到叶叶啊?”

“同志们,还有一段路就到了,稳住啊!”

“是!团长!”








“嘿嘿嘿,叶叶我来啦!”空气甲混合着水飞出队伍妄想进屋,却被关着的窗户阻拦。

“叶修前辈,台风未来之前就应该做要做好准备啊。”喻文州将窗户用胶带牢牢封住,拉上窗帘,看着捣鼓网线的叶修满脸无奈。

“啧,看来真的不能用了。”叶修嘀咕着,顺便随手一指堆满地板的东西,说,“我有准备啊,窗户只是一时忘记了。”

“前辈你真是……”

喻文州话还没说完,就被雨水打击窗户的响声给打断。

“叶叶!我们的叶叶!看不见叶叶了呜呜呜!”

“喻文州你有本事开窗了!你都好暗恋wuli修你怎么没本事开窗啊!”

喻文州有拿了些东西堵住窗口,拉着叶修到离窗户远些的地方,“前辈小心点。”

叶修咂嘴:“这台风真大哈!”

脑洞先存着,什么时候填就看情况了(继续咸鱼

【秋金瑞】日出

*修罗场【秋→金⇔瑞】
*相信我!这是小甜饼!
*BUG巨多´_>`
*日出是什么样的没人告诉我QAQ自己去看也总是错过QAQ
所以…日出会呈金橘色就当做私设吧๑•́☋•̀๑
*ooc  ooc  ooc
↓↓↓

“姐姐,起床啦!你再不起床就看不到日出了!”元气的少年音回荡在空旷的屋内,却不见声音本人。

秋从床上坐起,眼底一片青黑——这是一夜未睡的结果。

秋望着手机,眼神飘忽。

屏幕上的少年现在向日葵花丛中,怀中同样掬着一把向日葵,露出一口白牙,尚留着一丝缝的眸子中,隐约可见极澄澈的蓝,正如少年上方的天空。

如果时间一直停留在那个时候多好。

秋收回思绪,关闭闹钟,少年的声音戛然而止。秋随意地理了理凌乱的长发,扎成双马尾,披了件外套便往楼顶走去。



楼顶如同秋的屋子般空旷,只有一架秋千孤零零地立在中央。

秋抚去秋千上的露水,仰望灰蒙蒙的天空——此时离日出尚早。

蜷缩于秋千上,秋记得金在看日出的时候最喜欢保持这个动作。而她会把金圈在怀里。两具身体依偎在一起,连凌晨寒冷的风也不足为惧。

秋拽紧外套。一个人好像……真的有点儿冷啊……

天光乍破,从地平面开始的一条白线,划破了灰蒙的天,像极了金在睡得迷糊是,上撩衣摆露出的白肚皮。

太阳缓缓上升着,逐渐变成秋最喜爱的色彩——金橘色,正是金的发色。金色偏深,耀眼却不刺目,柔和温暖的金橘色。

柔和的日光洒在身上,秋动了动躯体,起身沐浴着阳光。

忽的,像是想起了什么,秋如迟暮老人般蹲下埋面,低声抽噎,还不断念叨着:“金……别离开我啊……”

商业界的大腕儿,女强人秋,此刻就像失去伴侣的孤狼般,蜷缩着悼念。

“姐姐!来电话啦!接电话吧!姐姐!来电……”

秋深呼吸,使自己的气息稳定下来,接听电话,故作轻松道:“金,你已经到机场了吗?”

“……秋姐,是我。金睡着了,麻烦您来接我们。”清冷的男声通过手机传到秋耳边。

“格!瑞!”秋压着嗓子,如同见到侵略自身领地的另一只狮子,发出警告性的低吼,“你给我等着!”

秋以一贯雷厉风行的作风整理好自己的仪容,到达了机场。



“我来接金回家,你可以走了。”秋态度强硬地把在格瑞怀中的金抱在怀里,动作却极轻柔。

“秋姐,我跟金已经是名义上的情侣了,这次回来也只是让您看看而已。”

“呵,我可不同意这件事。”秋摔下一句狠话,便抱着金回到车上,走之前还喷了格瑞一脸尾气。


格瑞:……(举起烈斩.jpg)

人设:(死命拖着格瑞)不!你不能这么做!




一路驱车到家,顺畅平缓,秋把金放在床上,手指轻按着金眼底的黑眼圈。

格瑞没有照顾好你,就让姐姐来吧。这次回来就别走了,金。

禁忌的种子不知何时埋下,暗中生长着,秋有所觉察却刻意忽视,想着“这是对弟弟的爱,很正常的”。

直到现在,禁忌的果实已经成熟,秋把他摘下——

“金,我们一起吃吧。”

——

END.

秋姐被我写的…≦(._.)≧

今儿也是一如既往的短小呢ε=(´ο`*)))唉

@璃笙 我写完了,你什么时候开始写我点的文(“爱”的凝视

欢迎捉虫

【all金】小王子1

*看完小王子的脑洞,和原著基本没啥关系(。)
*瑞哥脱离发小组
*是长篇
*ooc  ooc  ooc
*讲的大概是——金为了找姐姐到各星球去遇上了众老公,然后发生了一系列的故事(。)
↓↓↓



“你知道我姐姐在哪里吗?”

这是金第十次问眼前这位白发男子了。

“……”

一如既往,男子还是没有理会他,自顾自地修理着飞机。

金发的小男孩儿似乎有点儿气馁了,不过下一秒又打起精神。

这种地方超级难遇到人啊……

金想着,不厌其烦地追问着:

“你不回答我的问题,是不是因为我们不认识啊?姐姐总是教导我说,金,你不要跟陌生人说话,这样很危险的!”

少年装作正经的语气使男子抬头看了他一眼。

“那个……我叫金!来自登格鲁星,正在寻找我的姐姐,她叫秋!是一个超级厉害!超级帅气的姐姐!!长得跟我很像。嗯……你叫什么名字啊?”

“格瑞。”男子放下手中的工具,起身拍拍沙子回道。

暂时是修不好了……

“啊?”金似乎没料到他会回答他,愣了愣。

不过下一秒奋力一跳,双手环着格瑞的脖子,笑道:“格瑞!我们是好朋友啦!”

而格瑞震惊了片刻,便顺手托起金,淡淡地回了一个“嗯”。

“格瑞,你的耳朵怎么红红的?”金用白嫩嫩的爪子轻轻拈了拈格瑞藏在发间的耳朵。

“……热的。”

“可是格瑞你的脸不红啊!”金又把爪子按到格瑞的脸上。

“……”格瑞生平第一次唾弃自己害羞只会耳朵红的特点。

不过显然,金只是随口问问罢了。因为他所说的下一句话,又回到了原先的问题。

“格瑞,你知道我姐姐在哪儿吗?”

“抱歉,我不知道。”

“诶……没事啦,我、我已经习惯了……格瑞不用道歉的……真的……呜……啊呜呜呜……”

金使劲揉着眼睛,想让泪水不再落下。

格瑞轻轻拍着金的后背,尽量使自己的声音显得柔和:“怎么了?”

“呜……我、我好怕,我会找不到姐、姐姐……我已经、已经找了好久了……”

格瑞握住金的手——双目通红,安慰道:“不会的,她是你的姐姐,你们一定会再见的。等我把飞机修好,我就带你去这个星球的各地去找你的姐姐好吗?”

“嗯!格瑞你真是个好人!”金清脆的声音令人喜爱,只是说出的话……莫名让格瑞小小的不爽了一下。

——

小剧场

我 : 瑞哥!你崩人设了!

格瑞 : 老婆都哭了,还要人设何用。

我 : 呵,最后被打了一张“好人卡”呢!(心脏的微笑.jpg)

格瑞 : ……(掏出40米的烈斩.jpg)来,我让你先跑39米。

我 : ∑(°口°๑)❢❢桥豆麻袋!在这儿的设定烈斩明明是架飞机啊!

格瑞 : 呵。

【安金】骑士风度

*和矾哥的联文ヾ(✿゚▽゚)ノ *上篇在矾哥那儿→《骑士风度·上》
*紫堂大概是个黑的´_>`
*迟到很久的生贺 @昀 迟到很久的联文 @硫酸铜 . 明矾 ○| ̄|_
*诸君,我喜欢修罗场
*本文跟题目关系不大(我真的已经尽力去挽回了!
*all金汤底…(汤底的味道浓过主味儿了怎么办QAQ
*ooc  ooc  ooc
↓↓↓

“骑士是不是故事里能把公主从大魔王手上就出来的大英雄?”也不管安迷修的拒绝,金比划起来,激动地说——

——“超酷的!”

“您……您说什么?”安迷修的手指微微颤抖,生怕自己幻听了。

“我说——骑士真的超酷!!”金闪着星星眼看着安迷修,就好像幼童看着救世大英雄。

……

师父,在下遇到了在下要守护一生的人了。

安迷修捂着自己发烫的脸,如是想道。

“你怎么了吗?怎么突然脸这么红?”金伸出白嫩的手指,轻轻戳了戳骑士大人的脸。

“……不,什么事都没有。”安迷修深吸一口气,单膝跪在金面前,执起金的手,落下一个如羽毛般的吻,“最后的骑士——安迷修,愿成为您的专属骑士。”

“诶?”金呆愣,显然没有反应过来安迷修为何突然这样,也并没有明白“专属骑士”是有多独特。

“金!你怎么在还在这里!!”耳熟的女声由远及近,星月刃载着它的主人来到。

“凯、凯莉你慢点……”紫红色头发的少年踉跄着跑近。

“凯莉!紫堂!”金用没有被安迷修托住的手朝两人挥挥。

“金,你怎么跟这个恶心帅在一起?”凯莉强行把安金二人分开,瞪着安迷修,却是对着金说道。

刚刚他们的对话她可是听得一清二楚。啧,情敌又多了一个。

凯莉暗暗想着,瞥了眼低头调整呼吸看不清神色的紫堂。呵,真没用,就这样还想得到金?

“恶心帅?凯莉你是说安迷修吗?”金指着安迷修那张温润如玉的脸,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,“我觉得安迷修很帅气啊!不会恶心啊!”

“金……”安迷修越发觉得这位少年像天使……不!他本人就是天使啊!

“等等,凯莉小姐您不是去大厅了吗?这么短的时间内您怎么可能……”安迷修似想起了什么,开口问道,却因凯莉近实体化要将他撕碎的黑气闭上了嘴。

“有吗?”就算安迷修强行止住了话头,却也为时已晚了,“我们不是一直在狩猎吗?”

“金!你闭嘴!”

凯莉的呵斥使金缩了缩脖子,躲到了紫堂身后,小声嘀咕起来:“凯莉今天火药味儿怎么这么重……”

“哼!”凯莉轻哼一声,打算先解决了眼前“刚出炉”的情敌,再教训那只到处沾花惹草(?)的金,“骑士大人不也没有去帮助其他女性吗?”

“在下只是恰好看到了需要帮助的金罢了。”安迷修尴尬的摸摸鼻子。他怎么感觉这位小姐现在的火气大过头了呢……他也没做什么过分的事啊……

“需要帮助?”难道是因为……

“对啊。在下遇到王子殿下的时候他正在被一只凶狠残暴的野怪追杀!”安迷修显然忘了之前自己说那是一只“特别容易刷的野怪”,也无意识地改变了对金的称呼。

……靠!凯莉忍不住在心里爆粗。她不就是想逗一逗金吗,让他做诱饵然后她英雄救美(?),因此还特地跟他说不许反击,现在倒便宜了这个傻逼骑士。金也是,知道是自己的猎物还不阻止安迷修的举动!




“紫堂,他们真的没事吗?感觉他们之间气氛有点儿怪怪的。”登格鲁星土生土长的单纯少年并不知道这就是传说中的“修罗场”,不过小动物(?)的直觉还是告诉他现在不要上前的好。

“金,他们之间只是在进行‘友好’的交流罢了。不用担心的。”紫堂极其自然地牵起金的手,带着金悄悄远离了这里。






“紫堂,我们为什么要走啊?”虽说金完全信任同伴,但人嘛,终会有好奇心。

紫堂微垂头,托了托眼镜,掩盖眼中的神色,深吸一口气,道出了让金倍感不可思议的事:“其实凯莉喜欢安迷修,之前看到你们……那个样子,就吃醋了,所以……还是离他们俩远一点儿吧。”

“∑(°口°๑)❢❢原来是这样吗?!”虽说感到不可能,但对友人的信任金还是决定接受了这件事,并打算回去的时候要好好祝福他们一番。

“嗯。我们先转转吧。金你一定要牵好我的手,别走失了。”见金相信了自己所述的事,紫堂暗自松了口气,执起金的手不由分的擦了擦。

这上面有别人的印记。

紫堂眼中划过一丝阴霾,又迅速恢复了以往的模样。

“金,终端借我用一下。”

“哦,好的!”




“!”还在原地的凯莉打了寒颤。

有种不好的预感……

转头看向原先幻金二人呆着的地方——空无一人。

“该死!”星月魔女低声咒骂。紫堂家的那个废物什么时候这么大胆了?

“王子殿下……”安迷修顺着凯莉的目光望去,双拳摸得发白。

“凯莉小姐,在下先行一步。”

“啧。”凯莉并不理会安迷修,强忍着怒气打开终端,眼神幽暗

——组队解除了。




“紫堂,我们接下来要做什么啊?”金坐在树枝上晃荡着双腿,无所事事地说道。

“我们四处逛逛吧,金。”紫堂幻现在树底下张开双臂,笑得温柔,如沐春风。

……

可惜金并没有会意,踏着“矢量滑板”,一把拉起紫堂,一脸纯良地问紫堂幻:“我们往哪儿走啊?”

“……往左走吧。”紫堂扶额,是他表现的不够明显吗?按照剧本来做不应该是:

金看着紫堂张开双臂,微微一笑,义无反顾地跳下。

而紫堂,也并没有辜负金的信任,稳稳地将金抱在怀里。

——难道不应该这样吗??





“请问选手安迷修,您确实要用十万积分来买选手金的位置吗?”

“呼……确定。”






“王子殿下!”

“啊……安迷修?!”金看着飞奔而来的安迷修明显一惊。

……凯莉呢??

待金降落到地面,安迷修把双剑插在身侧,郑重地执起金的手单膝跪下,“王子殿下,这次把你看丢是我的失误,不过,不会有下次了——从今以后,在下必定时时刻刻陪伴着你。

——以在下‘最后的骑士’的名号发誓。”

END.

…ummmm感觉没写好…后期幻金主场啊…

小剧场

金:这人儿怎么动不动就下跪啊??

紫堂:mmp当我不存在啊?!

(黑化值+10)

安迷修: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!我牵到王子殿下的手了!!

凯莉:……所以我呢?!本小姐最后去哪儿了?!

格瑞:呵。

(身为幼驯染却没有出场的瑞哥不想说话。)

【金厨×金】战场

@摸金校尉 的点文
@奥利啾和穆根 不要脸的再艾特一个
*我,要吹金,为了金我的肝都可以不要了
*ooc(我这种咸鱼怎么可能不崩人设呢´_>`
↓↓↓


01

利落短发的少女坐在废墟上,缠绕着绷带,淡漠的看向四周或休息,或疗伤的人们。

“听说又有人要离开这儿。”

“诶……最近人走的是不是有点儿多啊……”

“是啊……不知道我还能撑多久。”

……

交谈声渐渐远去,少女也陷入了沉思。

他们到底,为何而聚在这里?

02

咒骂声由小变大,少女和周围的人都知道,他们又要开战了。

通体漆黑,似人却不是人的怪物,是他们的敌人。

由少变多,逐渐扩大的团体。

那些怪物听不进去他们的劝解,反而会更加凶猛。

少女记得很清楚,也看得很清楚。在那个时候,努力给那群怪物解释的男孩儿,被打伤了,就再也没有回来过。

有人说他放弃了我们的信仰。有人说他已经不在了。

但少女知道,他还记着他所信仰的。

男孩儿在离去之前来找过少女,说:

“我觉得我已经坚持不下去了。我很想继续待在这里,继续战斗,但我真的累了。不过你放心,我还会回来的,等到这里变回以前那样安详和谐。我啊,还是爱着他的!

他……还爱着谁?

少女拿着枪支瞄准怪物,默默想着。

记忆中似乎有一个金发少年,永远挂着阳光的笑容温暖他们。

他是谁?

战场上枪声回荡,掺杂着怪物的哀嚎,废墟被他们当做挡箭牌,每个人脸上的神色都极严肃。

他们到底,为谁而战斗?

03

四周寂静无声,所有人都放下了带着黄色箭头的枪支。

“赢、赢了?”微小的声音不知是谁发出的,但很快得到了回应。

“是的,我们赢了!”

“赢了赢了!!憋屈了这么久终于赢了!”

“我看现在有谁说他没人喜欢!”

……

少女的心中传来奇怪的感觉,就像很久以前那个金发少年送给她吃的蛋糕,绵延的苦味儿纠缠着味蕾,却被后头奶油的甜味所盖。

苦尽甘来。大概就是如此了吧。

“走走走,我们去看看他怎么样了。”

“好啊!”

闹哄哄的一群人朝着这废墟唯一一处完好的屋子走去,在临近时全收了声。

少女跟着他们进了屋子。这里,有那个他们所喜爱,当成信仰的人吗?

他是谁?

少女迫切的想知道。她觉得她忘记了很重要的东西,她忘记了他们口中的“他”,她忘记了战斗的理由,却还一味的坚守在这儿。为什么?因为“他”吗?

04

屋子里空荡荡,只有中间的一张大床。奶白色的轻纱遮住了床上的景物。模糊间只见一个人影。

“金——起床啦——”

床上的人儿似乎听到了这轻声细语的呼唤,挪动了几下身子。

纤细白皙的手臂撩开轻纱,伴随着一声含糊不清的“早安”,露出了里面的人儿。

金橘色头发的少年睡眼朦胧,微瞌着湛蓝的眼眸,泛着水光。

“早什么早啊!都已经下午了!”嗔怪地抱怨着少年,却含着即将溢出的激动。

“∑(°口°๑)❢❢是吗??”少年挠挠头,微弱的求饶声传出,“那,午安?”

可爱可爱!众人捂着鼻子,努力克制自己的激动。

金啊……说到这个名字时,少女的内心传来一阵悸动。

“对了,你们还好吗?没受伤吧?”金突然想起什么,直接跑下床在众人身边转,“我为什么这么没用啊……明明应该是我保护你们的……”

“没事的没事的!你就是我们的精神支柱啊!”

“金小天使你在后面支持我们就好啦!”

“而且我们这次赢了哦!”

“对呀对呀!”

杂七杂八的安慰声响起,大家都不约而同地安慰起少年。

“你们不用安慰我啦!你们能这样喜欢我我很开心啦!但是你们不要让自己受伤啊!你们全都排好队,让我好好看看你们有没有受伤!”金鼓着脸,严肃的说。

少女瞅了瞅缠着绷带的手,额角有点儿痛。不对呀,我明明没伤到头部。

“你受伤了!”金拉起少女的手,动作轻柔得好像他拿起的是稀世珍宝。

“啊……这个、这个没事的。”少女磕磕绊绊地说。这种被珍视的感觉,她好像在之前就遇到过。

四周的人投来同情的目光,他们早就把自己身上的伤掩盖住了,金肯定看不出来。如果被看出来……肯定少不了一顿教训。

果然……

“怎么能说没事呢!这么大的一道伤口。疼不疼吗?我去翻翻医疗包啊,你别跑啊!”

金翻身上床,翻找了一会儿,拿着一个印有箭头图案的白色小盒子下床。

“我跟你说啊,下次再受伤了一定要第一时间来找我啊……呸!不会有下次了!反正出了什么事就来找我啊!这点事情我还是能做的……”金一边给少女上药,一边絮絮叨叨地叮嘱着。

“好的。”少女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。

就是他了吧。使她即使忘记了所有,也要留在这儿的人,就是他了吧。

因为这个宁愿自己受伤也不想连累他人的少年,每次去战斗都要迷晕他才能安心离开。

会在下午时做好甜点,然后开始念叨他们为什么又把他迷晕擅自去战斗。

因为他,我们这群素不相识的人才会聚集在一起啊。

金,我们喜欢你哦,永远永远都喜欢你。

END

我,肝完了(开心ヾ(✿゚▽゚)ノ
后面写的可能有点懵……希望不要被嫌弃啊<(。_。)>
我,喜欢金,绝对绝对不要退圈

【金厨×金】谢谢你们喜欢我

*为了金宝,要爆肝!
@奥利啾和穆根 点的文(哇,没想到我这种咸鱼也有人点文
还有 @摸金校尉 也点了一篇金厨×金
让我慢慢肝,顺便把生贺文也写了
*ooc
*欢迎捉虫(我错字什么的蛮多的
*我,不知道干啥,前半段写成双金了,希望点文的小可爱不要嫌弃啊(இωஇ )
↓↓↓

01

“喂,官方又搞事了。”黑金戳戳神游在外的金的脸。

“哦……”金躺靠在沙发上,眼神飘忽,“无所谓了啊……”

“不是吧,就有人黑你而已,你就颓成这样?”黑金抬脚,踢了踢金的小腿肚。啊……这次真的伤心了吗……明明之前都扛过来了。

“这次有很多人因为我被骂啊……心里憋屈,还退圈了……我不是只要按照剧本里写的演,就好了吗?喜欢我,是一种……错吗……”金用胳膊捂住泛红的眼,声音止不住的颤抖。

黑金一脸淡定的把金的胳膊扒下,双手放到金的两颊向外揪。

“诶!疼疼疼!你干什么啊!”金扑腾着四肢阻止黑金的魔爪,脸鼓得圆圆的。

“喂,不是依然有人喜欢你吗?那些退圈的人也只是因为受不了剧情而已,还是喜欢你的呀。而且,他们不喜欢你,你会不喜欢他们吗?”黑金松开手,他知道自己并没有捏痛金,估计是为了不让自己担心故意这样的,但这样,更令人心疼了啊……金。

“当然不可能啊!无论如何我都喜欢他们啊!”金撇撇嘴,理所当然道,并试着转移话题,“诶,你之前说的官方又搞事是怎么回事啊?我现在真的只想演完最好一集,然后好好地跟还喜欢着我的人说‘谢谢’”

黑金也顺着他的话接下:“是啊。就是那个‘角色人气墙’?是这么叫的吧。今天到你了。”

“哦……然后呢?”金歪歪头,一脸不解。

“你……莫不是真的傻。”黑金略嫌弃的看着金。都展示的这么明白了,怎么就看不透呢。

“黑金!你这样说真过分!”金捂着心脏,作痛心状,“我以为就算所以人都不喜欢我,你也一定会现在我这边的。可是……可是你现在竟然嫌弃我!”

黑金无奈地叹口气:“别闹了,演技真差。这次是真的搞事啊。如果这次人气少了,那些黑子肯定又要活跃了。你就不担心吗?”

“哎呀,黑金,之前是你说要让我宽心的嘛!黑就黑了吧,只要不伤害喜欢着我的人,就没事了。”金语重心长道。

“算了,我去帮你看下情况,反正我们的视线可以同享。”黑金戳戳金的额头,宠溺一笑,走了。

金:……宠溺一笑是什么鬼啊!

02

黑金穿过屏幕,看着正通过网络,聊得火热朝天的人们。

【沉迷吸金无法自拔】

起来嗨!金的角色墙要开始了!!

woc!这么快?!

快什么啊!很久之前我就等着金宝的角色墙然后等着爆肝啊!!

+1

??你们都是哪里看到的?

ban次元啊

哦哦!

啊啊啊!别聊了!就要开始了!

诸君再见,我去肝了

+1
……

我……不会画画的文手哭晕在厕所

嫌弃自己不会画画

+1
……

我们等着画手们的胜利呐!

黑金通过网线,飘到了别处。

黑发的少女埋在电脑前,手里拿着笔,在板子上笔走龙蛇,嘴里念叨着:“啊啊啊!金宝啊!角色墙是吧,为了金宝我怎么可能失败呢!我要赶紧肝……”

虽说是“笔走龙蛇”,但画出的画却是令人看着分外舒心。

画上的金发男孩儿笑得十分阳光,指着远方一群看不清面貌的人,张口说着什么。

“哇,官方不爱金没事,金厨爱金就够了。这样一想金厨×金好像很好磕的样子啊!”少女喃喃,眼睛逐渐晶亮,随手把头发一扎,便继续去奋斗了。

十三点四十多,黑金抬抬眼皮,瞅了眼时间。你们……到底有多喜欢金呢?

男孩儿跪坐在床上,手机放在身前,开着的界面显示的是金的角色墙。

合起双手祈祷道:“神啊,你一定要保佑我们家金宝要好好的啊……没想到我这个无神论者有朝一日还会这样。角色墙不要也没事,只要金好好的就行了啊……”

男孩儿说着说着就留下了泪水,随手抹掉,带着哭腔道:“麻蛋!老子一个大男人哭什么哭!”

泪腺却在看到直线上升的数据条再次崩坏。

“会画画的神仙们都加油啊!老子为什么是一个文手啊!”

两点二十分。

“身为一条不会画画又不会写文的咸鱼,我该怎么办啊!!”少女揉乱了发,碎碎叨叨的。

“可是,就算是这样差劲的我,也想一直一直喜欢金小天使啊……”少女捂住脸抽噎道。

“就算有很多人都讨厌他,但我,就是喜欢上了呀……金……”

三点三十分。

“完、完成了?”

“看到没?这就是我们家小天使的人气!”

“两个小时都没到!目前我们是最快的吧?”

“哇——!金厨暴风雨式哭泣!”

“我看以后谁还敢说金宝没人气!”

“憋屈了两季,这次终于开心了!!”

……

各式各样的声音传来,无一不表达着兴奋。

“金,你看到了吗?”黑金一一扫过这些人的脸庞。

“……嗯……”金揉揉眼,朗声说道,“我看到了!所以啊,我真的,超级喜欢他们啊……”

“嗯。所以,最后一集演完了,就好好地向他们道谢吧。”

“不用你说我也会这么做啦!”

真的,非常感谢你们直到现在都能喜欢我,所以,我也会加倍的喜欢你们的!!

金这样想着,柔和了眉目,又重新变成了我们所熟悉、所喜爱的热血少年。

03

【沉迷吸金无法自拔】

诸位,你们看到了吗?

……看到了

这个,是真的吗?

真的吧……

听声音很像啊

我不管!就算是骗我我也认了!我现在要把这个设置成起床铃!

我也!!

啊……金小天使为我们突破了次元壁啊(安详升天.jpg

我jsuxgbwkaibdnwlhx(开心到飞起.jpg

嘿嘿(露出了痴汉的笑容

……

04

各位金厨在新年的时候都收到了一条语音。

新年快乐啊!谢谢你们就算这样也依然喜欢着我!我,一定也会加倍地喜欢你们的!

END

最后这个可以说是我的私心了,真的好想被金小天使祝福啊〒▽〒

角色墙完成了好像有个情人节的语音来着,但是我没听过,所以就这样吧?

我是真他喵的激动啊!!

吹金吹金,沉迷吹金无法自拔。

【all金】如果我和他同时掉进水里,你选择救谁

*如题,是个沙雕短篇,认真你就输了
*诸君,我爱修罗场
*凯莉=凯利(♂)     安莉洁=安利洁  (♂)
*cp是all金呐,注意避雷
*我尽量不ooc(那是不可能的...( _ _)ノ|)
*趁官方没出秋姐的人设赶紧皮一下
*有私设,黑金死了金不会死
↓↓↓


01

嘉德罗斯:“喂,渣渣,如果我和格瑞一起掉进水里,你会救谁。”

金毫无犹豫地说道:“格瑞。”

嘉德罗斯:……看到我手上折掉的大罗神通棍了吗?再给你一次机会。

蒙特祖玛:嘉德罗斯大人冷静!

(不带雷德玩ฅ(๑ ̀ㅅ ́๑)ฅ才不是因为写不下去)

02

紫堂幻悄悄金拉到角落,轻声问:“金,如果我和凯利同时掉进水里,你会救谁?”

金挠挠头,似不解好友为何这样问,理顺当然的说:“当然是两个人都救啦!”

“那,如果只能救一个人呢?”紫堂幻追问着。

金蹲下身抱头。

紫堂幻俯下身,顺着金的背,在他耳边诱惑道:“金,不要觉得罪恶感,这只是一个问题而已。”

“那……救紫堂吧。”少年重新抬起头,笑道,“毕竟我相信凯利有自保的能力。”

紫堂幻微弯嘴眼,道:“金,谢谢你能选择我。”不过,我没你想的那么弱小。紫堂幻眼神微暗,又极快回复了原样。

“不用客气啦,紫堂。我们可是朋友啊!”金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充满朝气,丝毫没有察觉出好友的不对。

03

“金,如果我安利洁同时掉进水里,你会选择救谁?”凯利坐在星月刃上,把玩着手指,装作漫不经心地问,实则眼神暗藏刀子地向安利洁刺去。

安利洁期待地看着金,直接无视了凯利投来的敌意。

“唉……我可以不选吗?”金小心翼翼的开口。

“你、说、呢?”黑发少年眸子微眯,强势的气息不言而喻。

“……说吧。”安利洁直勾勾地盯着金。

“我、我……”少年着急得快哭出来,而另两位继续无言地问着。

“我……我选择去找格瑞!”说完,金一个矢量疾走直接落荒而逃了。

“啧。”凯利重新叼起棒棒糖走了。既然金已经不在这里了,他也没什么耐心跟安利洁待在一起。

安利洁却来立在原地,围绕着一根小冰棍,跳起了奇怪的舞蹈,嘴里念叨着:“伟大的创世神啊,请您指引我金的位置吧,他将去哪儿,见谁,请您指引我……”

创世神:……呵。我都没去找金,怎么能轮到你去呢。

冰棍倒下,指向与金的位置完全相反的方向。

“谢谢您。”安利洁收起冰棍,朝指引的方向走去。

……您良心不痛吗?

创世神:呵。情敌能少一个是一个。

04

金在半路被雷狮海盗团截住了。

“你、你们想干嘛!”金握着矢量箭头,戒备地看着他们。

当然是干你啊,小鬼。雷狮在心里想着。

“金,如果我和大哥同时掉进水里,你选择救谁。”卡米尔来到金的身边,把红色围巾往上提了提。

雷狮:??

“当然是卡卡啦!”金对卡米尔还是很有好感的。毕竟人家经常送甜点给他。

雷狮:??卡卡??

雷狮握紧锤子,皮肉不笑地看着卡米尔“你什么时候跟这小鬼这么熟悉了?连‘卡卡’都叫上了。”

“不许你欺负卡卡!”金把卡米尔护在身后,龇牙咧嘴地冲着雷狮叫。

雷狮默默捂住了鼻子。卧槽,我媳妇怎么这么可爱!

“金,没事的,大哥不会伤害我的。”卡米尔声音平淡,却透露着一丝丝委屈。

金一听,更心疼了。“哼!你根本不配做卡卡的大哥!”

卡米尔……你真是好心机啊!

05

“他们真的不会受伤吗?”金看着打斗的两人,担心道。

“当然不会,毕竟他们是兄弟啊。”白发的骗子悄悄来到金的身边。

“是吗……”

“小向导,如果,我是说如果,我和那只蠢狗,就是佩利,同时掉进水里,你会选择救谁?”低沉的声音在金的耳畔响起,像是蛇吐出了蛇信子。

“哇!”金大叫着躲开,“你怎么突然凑过来啊!”

“原来……你不喜欢这样吗?”语调忽得变的哀伤。

“诶,不是,就,突然过来吓到我了。”金连忙摆手否认。这雷狮海盗团的人怎么这么容易受委屈啊!一个个都是玻璃心吗!

“那你能回答我的问题了吗?”帕洛斯希冀地看着金,小心翼翼的模样令人难以拒绝。

“我我我,我先走了!”金狼狈地踏上矢量滑板,一溜烟地跑没影了。

“小向导,咋们下次再见啊……”帕洛斯意味深长的说了句令金不明所以的话。

……谁要和你们再见面啊!

“帕洛斯!那只小老鼠呢?”佩利兴冲冲地跑过来问道。

“走了。”白发骗徒笑眯眯恢复了常态,“怎么,想找他打架?”

“对啊!能让雷狮老大和卡米尔都这么关注的人,一定很厉害!而且,那只小老鼠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!”佩利一脸兴奋地说道,完全没有发现其他三人投来的,杀人的目光。

06

“金,你怎么了?”温文尔雅的裁判长抱住撞上来的金。

“裁、裁判长?”金挣脱开丹尼尔怀抱,满腹疑惑。为什么会撞上裁判长啊!明明之前没有人的!!

“裁判长大人……”裁判球去金身后吞吞吐吐的。您为何要自己撞上去啊……

丹尼尔竖起食指贴在嘴唇上,露出一个“和善”的微笑。

∑(❍ฺд❍ฺlll)溜了溜了。裁判球怂怂地挖了一个土坑,遁了。

还在自个抓狂的金显然没有发现丹尼尔的小动作。

“金,”丹尼尔蹲下与金平视,“如果我和秋,也就是你姐姐,我们同时掉进水里,你选择救谁?”

躲在暗处的秋向丹尼尔投以杀意。要不是裁判球缠着她,估计这时候已经冲上去了。

“Σ(っ °Д °;)っ秋、秋小姐,您不要为难我们!”

“要是他敢对金做什么,我就找拆了你们,再去找他算账!”

“……又是只能选一个吗?”金捂脸,为什么要问我这种问题啊!

“是的。”丹尼尔温和的笑着,丝毫没有觉得自己问的问题有什么不对。

“我……”金迟疑了一会儿,挠挠头,“还是选择救姐姐!因为姐姐是我唯一的亲人了!而且裁判长大人这么厉害,肯定能不受伤的!”

少年认真地看着丹尼尔,眼神炯炯。

丹尼尔松开握紧的手,温和的笑带了一丝无奈,“我果然比不过秋呢……”

“诶Σ( ° △ °|||)︴不是啦!裁判长大人也很好啊!只是姐姐是女孩子啊!而且裁判长这么高大……”说着,金瞅了瞅他们之间的身高差……算了算了,不看了,打击人。

与丹尼尔相反,秋快速掏出小型相机对着金按了几下按钮。

“啊!我弟弟真可爱啊!就是天使啊!努力安慰人的时候也超可爱!嗷,失落的表情也好萌啊…”

“∑(°口°๑)❢❢”裁判球努力拾起因惊吓而碎掉的屏幕。原来神使大人是个弟控啊……原来那么霸气的神使大人会做出如此掉节操的的举动啊……原来这就是创世神大人不让神使跑出来,丹尼尔大人不让神使去见金的理由啊……

裁判球觉得它的三观像屏幕一样碎掉了。

就算金很可爱你们也不能这样掉节操啊!裁判球在心里小声嘀咕着,瞅了瞅哄好丹尼尔重新露出笑容的金。好吧,你们掉节操吧,谁让金真么可爱呢!

秋收起相机,脸色阴郁,咬牙切齿道:“丹尼尔啊丹尼尔,你一个大男人竟然要我家大宝贝儿哄……你给我等着!”

“Σ( ° △ °|||)︴秋小姐冷静!”裁判球死命抱住秋的腿。

“裁判长大人,我走了!”金再次踏上滑板,不过这次的动作较前两次从容了不少。

“好的。金,我希望下次见到你能叫我丹尼尔,‘裁判长大人’叫的太生疏了。”

“好的!”金想啊,他和裁判长聊了这么久,能来到凹凸大赛也是因为丹尼尔,他们就是好朋友了呀!好朋友还是直接叫名字的好。

“丹尼尔再见!”金挥挥手不带一片云彩的走了,还小声嘀咕哭“为什么总感觉姐姐在这儿啊……”

创世神:……秋呢!你们竟然让她跑了!

07

“格瑞!”金远远的就看到了自家发小,兴冲冲的飞过去,从滑板上跳下, 扑向格瑞。

“……笨蛋。”格瑞稳稳当当地抱住金,冷漠地说了句……既然这么冷淡,您老的耳朵别红啊!

“格瑞格瑞,我跟你讲啊,今天一堆人问我他们掉进水里我选择救谁……”金吧啦吧啦的讲个不停,快速把之前发生的事说完了。

“你选了我?”格瑞把金放下。

金捂眼朝天笑道:“要不是金不想选那个自大狂,怎么可能选你呢?格瑞,你别真么自作多情好吗?”

“!黑金?”格瑞用烈斩指着“金”道。

“哎呀,这么快就被发现啦~”黑金露出了猩红的眼,发色也渐渐变得雪白,“哎呀呀,你个别用刀指着我,万一伤着金怎么办呢?”

“……你离开了,我自然就放下。”

“这话说的,我可是‘金’啊,他在哪儿,我就在哪儿。何来离开之说。”黑金抚摸着金的肌肤,一脸陶醉。

“你们,不一样。”格瑞厌恶地看着黑金,宛若看一堆垃圾。

“哈哈哈!”黑金捂着肚子和脸狂笑,“是啊,我们不一样。他是光,我是影。但是,有光就必定有影。所以,最后就算你们都死了,也有我陪着他,他最终还是我的!”

黑金藐视地看着格瑞,宛若一个胜利者。

“他不会忘记我们的。”

“是啊,那该怎么办呢?”黑金疑惑地看着格瑞,随即笑得格外开怀,“你是不是忘了,凹凸大赛的胜利者可以向创世神提一个心愿?只要我让金获得胜利,让后由我来许愿就够了。”

“你!”格瑞皱眉,“金是不会赢的。”

“是吗?你下得去手?哦,也对,我们冷酷的格瑞大人怎么可能下不去手呢?”黑金似悲似悯地看着格瑞,“你们连保护他都做不到,有凭什么得到他的关注?!明明、明明我才是唯一一个致死都会保护他的人!”

“……呵,你死了,金也会是的吧。”

“才不会!我死了,金一定不会死的!”黑金像是被碰到了禁区般,眼神凌厉的看着格瑞。

“不可理喻。”

“你这种冷血动物当然不懂。”黑金冷着张脸甩下话超踏着矢量滑板飞走他。

“……金……”格瑞握紧烈斩,望着黑金离去地方向,却没有追上去。

“金,你只能是我一个人的。”黑金癫狂道,“我也只属于你哦,金。”

END

没了。
惊不惊喜?意不意外?
烂尾了啊……真他喵写不下去了(你都写了什么鬼东西
给矾矾的生贺文,矾矾不要嫌弃啊(இωஇ )  @硫酸铜 . 明矾
五月份的生贺我今天就写完了!(乖巧等夸提前祝矾矾生日快乐!!
欢迎捉虫
我的小甜饼后面越写越坏啊……

【all金】黑暗料理

*回来诈尸一下
*日常ooc
*金是校宠
*凯莉性转=凯利♂
*不带紫堂玩系列
*在考试之前来作一下
↓↓↓

客厅里,几位被誉为凹凸大学最想嫁的男人,与搞事大佬一起,陷入了沉思。

“……格瑞,你不去阻止金吗?”凯利艰难地开口。

“你觉得我拦得住他吗?”格瑞仰靠在沙发上,生无可恋地叹息道。金是什么性子,他这个做发小自然是知道的,认定的事就必须完成。

“不就是吃小鬼做的菜吗?有什么好怕的……”雷狮的发言还是一如既往的狂妄……如果忽略吗颤抖的声线,以及不断揪头发的手的话。

“切,嘴上说的好听,最后不还是不敢。”嘉德罗斯环着双臂,藐视道。

在雷狮打人之前,卡米尔拽着他的头巾道:“大哥冷静点儿。”

“不亏是恶党,多大的人了,还这么幼稚。”安迷修附和道。

“不用你多嘴!”

“诶,要不我们跑吧。”凯利随口说道。

稀稀拉拉的应和声响起,不过没有一个人有动作。只是一个玩笑罢了。

“为什么小鬼做的菜……”雷狮压低声音道。

没错,身为凹凸大学的校宠,常年位居凹凸大学最想娶(?)的金小天使,烹饪的菜,虽有色有味,但味道……实在令人不敢恭维。

偏偏本人丝毫不知,还乐在其中。 众人不舍得伤害金的心,只得和着“壮士一去兮不复还”的心情咽下去。

“在下去帮忙吧。”安迷修无奈起身。虽知这不可能有用,但总比坐在这儿干等的好。

“祝你好运。”格瑞不咸不淡地回了句。心中思索着这次需要多少牛奶才能压下呕吐的冲动。

从厨房里传出的对话隐隐约约的,听不大真切。

“王子殿下,让在下帮助您吧。”

“安迷修,你要相信我的厨技!姐姐也夸过我做的菜好吃呢!还有,叫我金就好啦,王子殿下什么的,总觉得不好意思。”

“你们觉得他能撑多久?”凯利把玩着老骨头道。

“下注吗?半分钟。”雷狮提议道。

“可以啊,我下两分钟。”凯利笑道。

“两分钟。”格瑞吸着牛奶道。

“希望那个渣滓撑到一分钟。”

“两分钟。”

“你们怎么这么多两分钟?!”雷狮听着三人的下注惊道。

“直觉。”三人面不改色的统一回道。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哎呀,安迷修你可是客人啊!怎么能让客人动手呢?”

关门声响起。

“两分钟,赢了。”格瑞淡淡地说。

“啧!中二骑士竟然撑了两分钟。”

“啧。”

“看来只有我跟嘉德罗斯输了呀。你们是不是联合起来骗我啊?”

“没有啊。”凯利眯眼作狐狸笑,“只是因为你们脑子发育不完善而已~”

“你们竟然拿在下打赌?!”

“你个渣滓说什么?!”

“凯利你别太过分啊!”

三道不同的声音响起。

“我有明确说谁吗?说‘你们’就一定是你们俩?别对号入座好吗。”凯利装作吃惊的样子,狠狠的把雷狮个嘉德罗斯嘲笑了一番。

“开个玩笑而已。”格瑞瞟了眼安迷修,吸着牛奶冷淡道。

“开饭啦——”

在众人即将来打之际,清脆阳光的少年音阻止了他们。

安迷修起身帮助金摆放菜肴。

格瑞沉默地站起,从房间里拿出两箱牛奶。

凯利掏出藏在老骨头里的糖,一个个剥开,堆在小盘子里。

“卧槽!你们俩……”雷狮惊奇道。早知道有这种操作,他就把烤串咳啤酒带来了……

卡米尔思索,大哥这么惊讶,我还要把甜点拿出来吗?会不会对不起大哥的心灵。

“卡米尔你也……”雷狮指着桌子上色香诱人的甜点,开始考虑要不要把卡米尔卖了。

“果然是渣滓,吃渣渣做的菜还要自带东西。”嘉德罗斯颤声道。他现在应该把他们的牛奶糖果甜点抢过来呢?还是抢过来呢?

金把最后一盘菜放到桌子上,谢过了安迷修的帮助,招呼众人做到位置上,笑道:“吃吧!”

众人对视。

雷狮:赶紧吃!不要让小鬼自己尝到!

安迷修:在下愿为王子殿下献出味蕾!

格瑞:吃。

嘉德罗斯:渣渣做的菜全都要吃完!

凯利:你们可别让本公子嘲笑你们啊~

卡米尔:吃吧,别说了。

“金,你吃甜点吧。”卡米尔给金一份甜点。

“好啊!谢谢卡米尔!”金笑得十分开心,不过总有种不怀好意的感觉……

大概是错觉吧。卡米尔把这样的想法抛置于脑后。

风卷云残。自带“外挂”的三人吃一口菜,便消灭一份“外挂”,而没有“外挂”的三人……表情扭曲,面呈菜色。

“你们能喜欢吃真是太好了!下次我出新品一定请你们吃!”少年开怀的笑道,丝毫没有察觉到众人的不对劲……或者说,是故意装作没发觉的样子。

“你们先吃,我回房间啦!”少年捧着蛋糕向楼梯走去。

众人狂点头。

金哼着小曲儿走到房间,眼底一片猩红,满意地听着楼下传来的,阵阵呕吐声。

晚点儿再换回来好了~

————

(金在烹饪的时候)

金尝了下煮好料理,“嗯!很好吃!黑金你要吃吗?互换吧。”

“好啊。”

黑金一道菜一道菜尝去,听着外面的动静,拿起调味料,自言自语道:“金做的菜怎么能给你们吃呢。全部吐出来吧……”

……

黑金看着自己的“成品”,满意地笑了。嗯,外表看不出什么问题,至于味道嘛……

黑金端起盘子,“开饭啦——”

————

黑金,又一次全场最佳

其实小天使做的菜是真的很美味,只是每次都被黑金给……

秋姐吃的菜他是不敢动手脚

这是给同学的生贺文,她没乐乎ID就不艾特了

@璃笙 @莫若小阔爱

我把结尾改了,怎么样?

各位看官请不要客气的留下你们的小蓝手小红心(觉得我写得不要就算了(°ー°〃)

欢迎指正缺点

最后祝生快呐

【all金】女装大佬 · 下

*ooc啊(我已经摸不透人物了ಥ≜ಥ)

《前文戳这里》

*“黑金”改称“银”呐
↓↓↓

      凯金二人停下了动作,不约而同地盯向手机。

      【菳】(←这是QQ群呐

     星月魔女 : (图片.jpg)

     40米的烈斩 : ……金?

     卡米尔那是你嫂子 : 小鬼??

     黑化紫堂不好惹 : 这是秋姐吧……

     别想窥视我弟弟 : 滚犊子,我在蛋妮儿旁边呢!

     班主任永远是你爸爸 : 的确。而且秋会露出那么可怜的表情吗?

     40米的烈斩 : 不会。

     黑化紫堂不好惹 : +1  

      卡米尔那是你嫂子 : +1(那么可怕的女人如果露出这种表情……细思极恐  

      大哥那是你弟媳 : +1(大哥你不怕秋姐打你吗?招招往脸上呼的那种

      最后的骑士 : 虽然这样感觉对不起秋小姐,但是……+1

      卡米尔那是你嫂子 : 我雷狮怕过谁啊?呵,傻逼骑士果然虚伪。

      最后的骑士 : 雷狮你!

      别想窥视我弟弟 : ……一个个有能耐哈!你们这星期都别想接近金了!

      班主任永远是你爸爸 : ……秋我错了。

      40米的烈斩 : 秋姐饶命

      黑化紫堂不好惹 : 秋姐别这样,金会伤心的。

      最后的骑士 : 秋小姐,我们说的是实话。

      大哥你是你弟媳 : 秋姐那都是大哥的错,我们是无辜的。

      卡米尔那是你嫂子 : ……卡米尔你变了,你再也不是那个忠心拥护我的卡米尔了。

     大哥那是你弟媳 : 不,我没拥护过你。

     [ 管理员禁言了“班主任永远是你爸爸” ]  

      [ 管理员禁言了“40米的烈斩” ]  

      [ 管理员禁言了“黑化紫堂不好惹” ]

      [ 管理员禁言了“最后的骑士” ]

      [ 管理员禁言了“卡米尔那是你嫂子” ]

      [ 管理员禁言了“大哥那是你弟媳” ]

      别想窥视我弟弟 : 一帮小兔崽子。

      才不是九岁儿童 : 渣渣穿女装??

      呆毛姐 : 我的王子殿下是女的??

      冰柠檬 : 唔……可爱(●'◡'●)ノ❤  

      呆毛弟 : 姐,可能只是个像金的女孩子……(这话说出来我都不信

      呆毛姐 : 傻弟弟,你的不相信是对的。那忧郁的气质,楚楚可怜的双眸……哦!他一定是我的王子殿下!

      [ 管理员解除了禁言 ]

      别想窥视我弟弟 : 凯莉呢?

      40米的烈斩 : @星月魔女

      黑化紫堂不好惹 : @星月魔女

      最后的骑士 : @星月魔女

      才不是九岁儿童 : @星月魔女  

      卡米尔那是你嫂子 : @星月魔女

      大哥那是你弟媳 : @星月魔女   

      冰柠檬 : @星月魔女

      欺诈师 : @星月魔女  (金穿上女装意外的合适呢

       呆毛姐 : @星月魔女     那坏女人要是搞对我的王子殿下做什么……我一定饶不了她!

      呆毛弟 : 姐,你要先打得过人家 @星月魔女

      黑科技加持 : 金果然很有趣呢! @星月魔女      
      班主任永远是你爸爸 : @星月魔女  

      别想窥视我弟弟 : ……丹尼尔把你昵称换了!忍你很久了!@星月魔女  

       代行神旨 : 好了○| ̄|_                 
     

        “凯莉你快撤回啊!”金抓狂了,真的。他隐瞒了那么久的秘密今天就暴露了,还他娘都是熟人!

      凯莉放下手机,剥开糖纸,作点烟状,沧桑地说 : “晚了,两分钟已经过了。”

      “那你去圆下场呗。就说、就说照片上的人不是我。”

      “呵,天真。”凯莉生无可恋地看着金。要是这都看不出来,他们也别自称要上/金了。

      “去试试嘛!”金也不相信能骗得过他们。不过事到如今,还是死马当作活马医吧!

      【菳】

     星月魔女 : 停!你们别艾特我了。我出来还不成。

     星月魔女 : 本小姐今天在街上遇上了一个女孩。对,就是照片上的那个。

      卡米尔那是你嫂子 : 凯莉你是把我们当做金了吗?怎么可能不是小鬼。

      欺诈师 : 谎言太拙劣了呀,凯莉。

      星月魔女 : 啧。

      别想窥视我弟弟 : ……所以真的是金?我家大宝贝儿有女装癖我竟然不知道!!

      40米的烈斩 : 我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  黑化紫堂不好惹 : 重点是这个吗……

      无肉不欢 : 那我是不是不能跟金打架了?

      代行神旨 : 你要找金打架?(和善的微笑 .jpg)

      无肉不欢 : 原本是这样想的,但金是女孩子,打不得。

      欺诈师 : 蠢狗,金是男的。

      别想窥视我弟弟 : 而且你想打我家大宝贝儿?
      无肉不欢 : 帕洛斯你骗谁呢?金明明穿着裙子。秋姐,我也没真想伤害他。

      欺诈师 : ……以后出去别说我认识你。

      无肉不欢 : 为啥??

      卡米尔那是你嫂子 : 因为你傻。

      大哥那是你弟媳 : 咳,跑偏了。这就是金。@星月魔女

      星月魔女 : 得!大佬们,我认输。这就是金。

      黑科技加持 : 啊啦啦,我已经定位到金的位置啦!小黑洞要去找他玩儿!

      星月魔女 : !!

      40米的烈斩 : 我也快到了。

      黑化紫堂不好惹 : +1

      别想窥视我弟弟 : 小黑洞我警告你不要用虫洞!金你待在原地别动,等姐姐来找你。

      大哥那是你弟媳 : 看来各位都快到了啊。

      卡米尔那是你嫂子 : 你们真是好心机啊。

      大哥那是你弟媳 : 难道大哥不是吗。

      卡米尔那是你嫂子 : 卡米尔你伤透了我的心。
      冰柠檬 : 唔……快了。

      最后的骑士 : 凯莉小姐,请您和金待在原地。在下一定会保护好公主……王子殿下的!

      呆毛姐 : 埃米快跟上!你老姐要去找白马王子了!

      呆毛姐 : 埃米你人呢??Σ(ŎдŎ|||)ノノ

      呆毛弟 : 姐,抱歉啦,我先走一步。

      呆毛姐 : ……埃米你等着。

      星月魔女 : 啧啧啧。又一对亲人反目成仇。

      才不是九岁儿童 : 啧!渣渣你等着!

      代行神旨 : 凯莉,你最好保护好金,不然……

      别想窥视我弟弟 : 金要是少了一根毫毛,就那你们开刀!

     

      凯莉咬碎棒棒糖,一把拉住金,打开窗,转头笑着对金说 : “金,准备好逃亡了吗?”

      “诶?”

      双脚踏出,两人腾空而起。

      “啊啊啊!”金惊叫着。给点心理准备啊,凯莉!

      楼下围着一群人,都不约而同地张开双臂,打算接住自己的心上人。

      “啪”

      凯莉小姐的美足准确无误地踩在了骑士打人脸上。

      “哈哈哈哈!”一旁没接到金的雷狮笑得不能自己。

      但他下一秒就笑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  因为凯莉小姐下一秒就踩到了雷狮的头上。

      “啊!”

      “唔!”

      “哎呦!”

      “渣渣!!”

      一时间,惨叫声四起。除了秋姐和穿虫洞而来趴在窗台的小黑洞,凯佬把所有人都踩了一遍。嗯,对准脑袋的那种,特别是脸。

      被强制公主抱的金勾住凯莉的脖子,担忧地说 : “他们没事吧?”

      凯莉邪魅一笑(bushi),道 : “他们可都是学院里的佼佼者,不会有事的,只是雷声大,雨点小罢了。”反正死不了。

      虽是这样,但凯佬下脚的力道,大概只有被踩的人知道是有多痛。

      “可是看上去很痛啊……”少年还是忍不住的担心。

      不,不是看上去很痛,事实上是非常痛!

      “那只是看上去而已。金,其实我们在玩一个游戏。他们是反叛,我们要逃亡。”凯莉一本正经地对金胡说八道。

      “……凯莉,我看上去很好骗吗?”少年郁闷了。这都第几次这样骗他了?骗他就算了吧,谎言还如此扯淡。

      难道不是吗?我看你就差没把“我很好骗”四个字写在脸上了。凯莉在心中默默吐槽着。偏偏她还喜欢上了这傻子,还有那么多情敌!

      金挣脱来凯莉的怀抱。

      一瞬间,发色变换,低着的头抬起,眼里已是一片猩红。

      “他是我的,只有我才可以占有他。”

      ……

      凯莉 : MMP哦,本小姐忙活了这么久,结果人就这么被抢走了!(σ;*Д*)σ死刑!

      众人 : 凯莉,银,你们给我等着!

      金 : ??这里是哪儿?银??

      银,全场MVP

——

没了,不会有后续的,死心吧

欢迎捉虫